眼看着过年了,朝中大事却一件接着一件的,.

    这一日宣德帝听他的暗卫们报告,说起了穆梓继的身世。

    穆梓继乃是穆家三郎与苏家姑娘所生之子,他的长相也是随了苏氏,但若细看还是能看出一丝穆家人的长相来,宣德帝得知这个消息后心头发慌。

    若穆梓继真的是穆家人,那他还把这个孩子留在宫中,这不是养虎为患吗?

    斟酌许久,他让人叫来夏瑾珝和穆梓继,“眼看着过年了,梓继你也回去陪着你娘吧…呵呵,说起来朕一直觉得很奇怪,你为什么管穆氏叫娘娘?而且她还自己还是个小孩呢!”

    穆梓继一脸的困惑,“因为她就是我娘啊,小时候不是都喜欢叠字的喊吗?我就喊她娘娘啊,后来来了京城她就不让了,所以我才改成娘的。自打我懂事起,我就是跟着我娘的,我不知道我亲生母亲是谁,只知道她是因为生我难产死了,是娘一直抚养我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娘…”穆氏怎么会心甘情愿的抚养一个不是自己的孩子?“她挺大胆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娘她啊,曾经说她反正是在戏班里呆着的,未必会有好亲事了,况且我娘说她想要找的是那种…唔,哦对了,是一夫一妻的,她才不愿意跟别人去争去抢呢!所以娘说这样的人她是找不到了,以后就靠我给她养老了!”

    宣德帝微微一笑,“那她现在找到了,你还要给她养老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!陆离那个…”穆梓继猛地打住,小手捂着嘴巴,双眼笑眯眯的:“娘不让我说他的坏话…可是,”他低声咕囔道“我就是觉得他靠不住,还不如我来养我娘呢!”

    宣德帝又叫过夏瑾珝来,“瑾珝,你看梓继多乖,你以后也要听话点。35xs”

    夏瑾珝点头,宣德帝又问,“你不想你亲娘吗?你娘就没跟你说过你亲爹娘的事?”

    穆梓继摇摇头:“没有,我娘说过去的都过去了,只要心里想着就好,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又是谁,不过是一个名字罢了,况且我娘也未必知道,那个时候她跟毒医圣手老先生游历在各个村子里,帮村中人看病施药的,怎么可能每个人都记住名字呢?”

    “哦?你是她游历的时候带到身边的?”

    穆梓继点头,“我的生日小,前两天不是刚过完吗?那个时候我娘也刚拜到毒医圣手的门下,老先生自然是要带着娘到处走走,嗯,我娘说那个叫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!”

    宣德帝嗯了一声,心里却在想,看来穆氏是个嘴严的,这穆梓继的身份还有待商榷。35xs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废物,连恭王府都闯不进去?本王到底要你何用!”

    夏谨枝对着来人发怒,跪在下首的人垂首听训。

    等他发泄的差不多了,来人才迟疑道,“王爷,恭王府上应该有一个神秘的领导着,每次属下的人去防卫都不同,同时那人的功夫也很高,尤其他的轻功更佳,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为过。属下想,他会不会是红狐?恭王爷跟红狐会不会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?”

    夏谨枝摆了摆手,关系?

    当然会有关系了!

    因为穆颜清就是红狐!

    可是恭王府的人却未必是她,他冷笑一声,“看来本王被他算计了!”

    来人疑惑,被谁?就听夏谨枝道,“恭王那边就算了,你去定北侯府说一声,让舅父他们都小心点,尤其是左相那边,最近也不要做什么事了,恐怕陆离图谋的是当年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当年?

    要说起能让瑞王如此忌惮,又跟陆家能扯上关系的事除了当年穆家的案子就没了。

    来人立刻离去,唐硕得知消息后关在书房许久,最后让人叫来了韩崇,韩崇听了唐硕的怀疑摇头,“不可能,岳父大人,小婿敢肯定穆颜清就是我那庶妹韩韵,她也确实是六年七年多以前丢的,那个时候她才十岁,跟当年的穆家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边!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这么说要么是瑞王多虑了,要么就是她为了穆梓继那个孩子…”

    韩崇想了想点头,“既然瑞王说穆梓继是当年穆家的后人,那想来应该就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