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

    随着一句撕心裂肺的嘶吼,夏季荷的大脑也同时爆炸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与生俱来的母x" />,她在千钧一发之际往前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从来没有这么敏捷过,全身像是充满了力量,仅仅只是一瞬间,她就奔到了小飞的身边,瞬间张开双臂将他抱入怀里,然后弯腰转身低头用自己的身体拱成一道防护。

    磅!

    探照灯重重落地,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现场灯光瞬间暗了一半,玻璃罩破裂迸s" />,锐利的玻璃碎片朝四面八方弹飞s" />去,在眨眼之间就划伤了好几个人。

    一瞬间,尖叫声、抽气声、唉叫声、惊吓声、哭泣声像是滚烫的热水,同时沸腾了起来,并以探照灯落地的位置为圆心,以辐s" />状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夏季荷只听见好多的哭声在耳边响起,然后手臂就传来一股辣疼。

    她睁开因为恐惧而紧闭的双眼,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被玻璃碎片割出了一道大概七公分长的伤口,猩红色的鲜血正泪泪地不断淌出,一下子就滴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怀里的小飞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但骤然暗下的灯光、此起彼落的尖叫声和哭泣声,还有那落在他身边的鲜血却还是吓坏了他。

    他害怕地瞪着她血淋淋的伤口,还没来得及多说一句话,眼前的夏季荷就被一道人影往后一拉,他惊恐地抬起头,才发现那人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「爸爸」他立刻脸色苍白的开口喊人,然后该然欲泣指着那血淋淋的手臂。「荷花老师流血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嗯,我知道。」简几绷着下颚,脸色也有些苍白,但他飞快地脱下外套,用外套紧紧缠住她的手臂,并按在她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看着小飞惊魂未定的模样,还有简凡那铁青中透着苍白的俊脸,夏季荷虽然手臂痛得要死,还是勉强挤出一抹笑,安慰两人。

    「只是小伤,没事的,等下搽搽药就好了。」

    小飞没有出声,只是全身颤抖的看着她,眼里已经是泪光闪闪。

    简凡也没好到哪里去,一双黑眸早已失去了平时的深邃冷静,反倒闪烁着几许狂乱y" />蛰,上上下下扫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「还有没有哪里受伤?」他焦急地问。

    「没有,只是左手臂被割伤而已。」她努力维持脸上的笑容,本能的将小飞拉到身侧,转头查看四周的景况。

    探照灯落地确实吓坏了不少人,但幸亏没有砸到人的样子,虽然附近有几个人似乎也被玻璃碎片划伤了,但情况似乎都不严重,每个家长都护着身边的小孩,连忙察看安抚,也有不少没事的人也靠了过来帮忙,每个人虽然都受到了惊吓,但总算没酞成大祸。

    还好……

    还好受伤的人并不多,并没有头破血流的场面,还好她及时看到探照灯落下,没有让小飞受伤。

    虽然从事情发生到结束可能还不到一分钟,但此时此刻,她却觉得自己好像跑了一场马拉松,虽然没有气喘吁吁,但心脏却急促剧烈的跳着,透着一种像是缺氧的紧绷,还有一股突然涌上来的浓浓恐俱。

    当时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,她什么都来不及想,只能依照本能的去行动,直到大难过后她才感觉到恐惧。

    是的,她害怕。

    她真的害怕探照灯会打到人,害怕被砸中脑袋的那个人就是她自己,但她更害怕的是自己无法保护好小飞,幸好小飞没受伤,她只是手臂被割伤,全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    确定现场情况不严重后,她总算将目光收了回来,谁知道一抬头却对上简凡那过于晦暗的黑眸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铁青、嘴唇紧抿,原本该是英俊的脸庞肃冷紧绷,仿佛像是努力压抑着什么,或者是忍耐着什么,别人或许看不出他隐藏的情绪,但她一眼就看出来他心里的恐俱。

    他就和小飞一样,都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只是他刻意隐藏了起来,但是他紧握住她的大掌却透着微微的颤抖,完全泄漏出他的恐俱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害怕吗?害怕会失去她?

    她的心狠狠揪疼了,想张口安慰他,谁知道小飞却忽然扯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