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主,爸爸不会干涉你。”
    “嗯。谢谢爸。”
    陆忱微微垂眸,眸底神色晦暗不明。
    两天后,唐胜国的葬礼上。
    原本身体还没恢复好的唐安柔把自己哭晕了过去。
    陆忱心疼她,便先把她抱回了房间里。
    忽然就接到了手底下的人来电话,“陆枭在来这边的路上……”
    陆忱眼睛微眯,冷冷命令:“我不想看到他出现在葬礼上。”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    窗外,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乌压压的天,是狂风暴雨来临的征兆。
    唐安柔猛地惊醒,外面电闪雷鸣,她的心狂乱地跳着。
    总觉得不安,好像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一样,急得她连忙打电话找陆忱。
    陆忱过来了,看见她红了眼睛,温柔地将她揽入怀中:“怎么了?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    唐安柔蜷缩在他的怀里,闷闷地说:“我以后都没有爸爸了。”
    陆忱吻着她的额角,低低道:“可是你有老公。安柔别怕,往后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,哪里也不去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唐安柔的情绪渐渐安稳下来,不知道怎么的,她好像真的,越来越离不开陆忱了……
    嗡嗡嗡——
    陆忱手机响了。
    他轻轻推开唐安柔,“我先去接个电话,然后就带你回家。”
    “好。”
    唐安柔看着他起身,不紧不慢朝阳台走去,哪怕是外面有狂风暴雨,陆忱也依旧像一盏明亮的灯,在她眼前照亮无边无际的黑暗。
    “陆先生,他刚好和他妈坐一辆车,车祸很惨烈,两人当场死亡。”
    陆忱闻言,眸子一紧,双拳紧握了握,又缓缓松开,许久,才吐出了两个字:“很好。”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看向坐在床上的唐安柔,眉目温和地笑了笑,朝她一步步走过去……
    看完整章節就到:ρó1㈧óňè.cóм
    --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